卢豆

【飞段中心】三零七纪实(9)


看着前面跳得颤颤巍巍、一帧一停顿的少女,田村和他的队友们都默默地捂住了脸。
以前怎么没发觉,林美演技其实很差这个事实……之前林美引他进森林的时候完全演技爆表骗过了他的啊!田村君在心里无声流泪。

-大概是你太笨了,田村君收到了队友发来的无线电情报。
-啊你说什么!你敢说你当初对林美当诱饵这个提议双手赞成的吗!
-闭嘴!明明是你先提出的方案!
-……你们两个停一停,别吵了。
-有本事你自己上啊!
-啊?你为什么不上?你竟然有脸让小姑娘上去当诱饵自己在后面暗中观察!你这个变态!
-我怎么……我才没……你才!
-……的确,照林美这个样子下去,有可能我们真的要换成田村上才行……
-对啊对啊我就说啊……

就在后排讨论地一片火热,并且即将敲定让田村穿女装上场的时候,林美发来了消息。
-来了。
-来?嗯?来什么……啊!
-啊!
-啊!快他m上啊!
刚露出半个黄牙的大叔就看到三条人影从天而降,每一张脸上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
拳脚相加的阴影难以被肉眼捕捉,一时间,烟雾滚滚,气味呛人。
等烟雾完全消散之时,几人环顾四周。

吉野林美不见了。




与此同时,十七代目正在被一个“强硬点”的硬线条女性壁咚。
“呃……大侠,有话……”好好说……
“闭嘴,吻我。”

???我们可怜的火影一脸茫然,心里没有比此时更迫切地希望哪个暗部来救他。
两人相对无言。

然后左右看看没动静,那名身高一米八的女性先一步压了下来,给了十七代目一个嘴对嘴的kiss。显然她也不知道怎么亲才是适合十七代目的亲法。

“十七代目大人,”女性开口了,她声音倒是不难听,但是对于她这个体型来说似乎太过于细了一点,十七代目茫然地只听她继续说下去,“这是任务。”

???十七代目心里飘过一万头马,他心说你亲完了说这个有用吗?还有用吗?这可是老子的初……呃不对,初吻已经被哥哥夺走了……嘤嘤嘤。想归想,他嘴巴却先一步动了,
“谁给你的任务?”
“不便透露,大人。”
这样一说,是谁十七也都清楚了。从小到大,他哥从来都是这样搞他。小的时候还不知道,以为什么阴险的坏人看中他天生的资质,意图不谋……再长大点就知道自己太天真了,防天防地,家贼不可防啊!再加上之前那场莫名其妙的电影,他心里也明白了七八分了。
他哥是想早日把他的人生把握在手里,进一步推翻他现在这个位子,成为第十八代火影。

虽然有这种想法,却总是抓不到把柄,这不免让十七代目有些灰心丧气。
难道他要去跟大名们那群老古董说吗?老头子们才不管这些。
他的思路中断了。

因为他的人身受到了来自下一波令人窒息的威胁。


——护护护护……护驾啊。





“上!”

吉野天河靠在树上充当侦查员的角色,但内心早就百无聊赖地诅咒起了眼前这个低级的任务和树下这几个认真地像傻子一般的队友们。

这时候他突然看到了什么。而且他没看错。
从远方走过的是一个满头银发的忍者和那个该死的人。他没有一丝犹豫几个跳跃追了出去。

“呵,果然是你啊,我亲爱的妹妹。”他得意地看到吉野三树明显瑟缩了一下。但是那个白头发忍者显然是个障碍,不知道他打不打算参与这件事。不过很快他的队友也赶到了。

“真是很抱歉啊——”扛着大镰刀的那位这样拖长语调说道,但一点抱歉的语气都没有,“本大爷没有为你们杂鱼停下来的意思,大爷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宰了那个控制影子的小子……或者我应该是老头子?总之我对菜鸟们没兴趣,快点滚开吧!”

“开什么玩笑!”他的队友显然有些热血上头,气不过也大吼起来,“一个被通缉的罪犯还……”

“不过我来是为了处理我和我妹妹的家事的,你不会连这种鸡婆事都想管吧。”吉野天河没有打算管他的队友们,本来也不熟。只是他的妹妹……今天他一定要让她知道知道什么是尊敬长辈!

出乎他意料的事,这个看起来对他们很不屑一顾的人偏偏又同时是那种很鸡婆的人。


他……什么都管。


“喂喂喂喂喂喂——欺负女孩子可不好啊?这家伙是你亲妹妹吧?”大背头说着把缩在他身后的三树捞了出来,而三树瞥到了天河那两只缠满绷带的手,浑身猛地颤了一颤。

这可棘手了。天河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白色大背头障碍物是什么来历,但照往前来说他肯定会觉得自己胜算不大而撤退。可今天实在是特殊日子,让他无视了这一切并且怒火冲天。

“三树!你可真是出息了啊!丢脸都丢到村子外了,啊?你知不知道爸爸妈妈最近有多为你烦恼伤心吗?”他说着扬了扬他缠满了绷带的手,步步紧逼,满意地看到三树因为他的每句话而颤抖。“你还知道回来啊?是不是很放心不下……”

“你小子很嚣张啊……看你%大爷还站在你面前呢,怎么这么目无尊长啊?”他说到一半的话被那忍者截住,噎得他上不去也下不来,瞬间恼羞成怒,一下子就要向三树扑去。
“嗨嗨嗨嗨悠着点,别扑错方向了——”说着,他的攻势被一把血红的大镰刀拦下,手里剑和镰刀划出刺耳的声响,拖出了长长的刺耳的一声。


看到对方显然兴奋起来的攻势,天河第一次发现事情比他想象的棘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