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豆

qq滤镜是人间瑰宝!call爆这个滤镜!!
以及彩蛋滤镜第三张!

给船长滤了个镜

这大概是没学过水彩的人能做到最好的了......对不起船长,你鼻梁上的高光被我涂着涂着就涂没了……

又快要放假了 现在每天都在想回家,想我家的狗想吃家里的菜。

【原创】原创同人梗

(最近突然想写英雄学院的原创同人,想想就激动。先po个梗上来 以后有空想起来写)(这样说来我还有个海贼的梗记在日程里......)


我的英雄学院的日常
女主:
姓名:三泉道落(落落、无落落(开学被绿谷叫错的绰号,被全班沿用)小落、三泉桑、三泉酱(被本人禁止使用了)、落姐、道落)
背景 黑道大姐大 有一对行踪不定的黑道老大父母 在首领整天不在的情况下被当成吉祥物一样供了起来; 最亲近的小弟喜欢穿戴有猫耳的服饰
个性:伪装(伪装成见过一段时间的任何东西;甚至不存在现实的东西或人;后期开发能伪装熟悉的人的个性)
(刚开始因为个性不明显被分配到二班,但第二天又被调到一班)
性格:自认为的仅次于隐形女的低调,外冷内热(有点宅),冷静
日常:记日记
人物关系:
朋友:绿谷(隐藏的学霸),漂浮娘
关系还算不错的人:班里的女生们和闪电君和二班的女生们
小时候见过几面的邻居:轰(隐藏的少女漫男主角;这个班里人设最正常的人)
感兴趣的人:蛙妹(认为她是一班的吉祥物);造物娘(姐姐一般的存在)
想让人给他拉郎配的人:爆豪(隐藏的少女漫男二号以及耽美漫男主)(总让无落落想为其写同人)(事实上她也这样做了)
十分欣赏的人:二班的挑梁子女生(有一种领导人的魄力
设为人生目标的人:校长
与众不同的特点:据父母说是 出生的时候全身检查出来发现 心脏有点大。
怪癖:大概还是记日记,无时无刻不在记日记。
自认为的暗恋的人:绷带老师(毫无干劲的样子简直是理想型—本人这样说)
暗恋她的人:二班那个很喜欢开嘲讽模式的傻孩子(后来告白被拒 但不管怎样都没放弃他的追求,是个让人头疼的人)
明恋她的人:帮派里一群找不到女朋友的小弟们(从有事没事一群人集体送玫瑰花既可以看出)


先这样吧。要写的话应该是日常以及跟着剧情走,最后英雄恶人之战爆发,偏离原作故事线。

【云凡】你的脑袋里长满蘑菇(忘了几了)


陆林轩在三年零一年后再次见到姬如雪。
她以为她会认不出来姬如雪,但显然她错估她自己的大脑了。


那时候陆林轩正在酒馆里转悠着找一个安静的观景好的位置,剥开一株观赏植株的时候猛然就看见了曾经的故人。

两人都是相对无言。


陆林轩只是手足无措,愤怒和惊喜同时冲得她不知该想什么。
她可能在这点上继承了她傻瓜师兄的品质吧……总是在关键时刻被情感控制,掉链子——事后她这样想到。


但当下,她站在原地,不知该走还是留。
是该一走了之,让这个负了她多年的薄情人后悔呢,还是留下来……抓住眼前人的领子好好质问一番。


她一时决定不下,心就像风中的浮草,摇摆不定。

眼前的姬如雪不语,她甚至都没解释什么,可陆林轩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最后,她低了头,感觉到眼前人在她面前站起来。

“别哭。”

她听到姬如雪这么说道。



但是凭什么?凭他姬如雪说什么就是什么吗?陆林轩心想,她索性多年以来第一次扔掉脸面,不管不顾地放声大哭,旁人纷纷侧目,窃窃私语,但陆林轩只想看这人怎么着。




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女孩子的话,哭了就不好看了。”

……“有什么伤心事,说出来就好了。”

……“没人去说,就说给我听吧。”

……“我在这里,乖。”

陆林轩没人去说,她只能在那个怀抱里不停地抽泣着,满心希望着这是一场梦,又满心希望着这不是一场梦。



她最终确定了这不是一场梦,然后抬起了头。


努力擦干眼泪,看着记忆中的人,仍然是那个样子,只是少了些锋芒,气质更加沉淀了下来。


——“姬如雪对吧。”

——“你惹哭我了。”

——“中国有句古训,负一人,只当以身相许。”

——“你惹哭我,是不是该以身相许啊?”




也许这真的是一场梦吧。

因为对面沉默了许久,最后轻轻地摸了一下她的头。



陆林轩听到对方说,






“好。”


【全文完】

【云凡】你的脑袋里长满蘑菇(35)


张子凡在床上躺了四个月之后,总算是被允许扶着拐杖颤颤巍巍地到处走动了。此时他已经得知自己的亲生父亲并不是通文馆馆主李嗣源,而另有其人。他坚持着自己回去要与养父一刀两断,并且要接下通文馆助力李星云的上位。



“不许去!”李星云显然有些火,“至少等你伤都养好,你现在这副样子打得过李嗣源吗,你看看你自己。”

张子凡动了动嘴,最后垂下了眼帘。

“每天都是养身体养身体,都不知道要养到什么时候……李星云,你有给我一点做人的自由吗?早知道当初还不如不救,让你自身自灭好了。”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态,很难打过李嗣源,但这件事,也只是他张子凡的私事而已。

“我不给你自由!谁知道你这次去,又要什么时候再回来!张子凡!至少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帮你一把,就算是报你的救命之恩好吗——”

“你太任性了你是小孩子吗……”张子凡后半句话消失在李星云晦涩幽深的眼眸之中。他只觉得自己要被那双眼吞噬。张子凡张了张嘴。

“师兄!张子凡!”门被陆林轩嘭地一声撞开,随即又嘭地一声合上。

“我什么都没看见——”隔了门传来陆林轩的喊声。



“……好。这次就听你的吧。”半晌,张子凡默默地偏过头,妥协了。

“张子凡,我还有一个请求。”李星云的语气顿了一下,似乎即将开口的是什么难以企口的事情。

“……你说。”张子凡有些诧异,他抬头看向李星云。
“张子凡……你……可以从今往后,和我在一起吗。”


气氛沉寂了下来。


半晌,李星云垂下眼帘苦笑,果然还是不行吗。


“你在想什么,我现在不就和你在一起吗。”

李星云猛地抬起头,看到的是张子凡撇过脸露出的通红的耳根和脖颈。

这让他突然有些难以置信,又同时有些疯狂。

于是他吻了下去,握住了眼前人的手。

吃鸡的神奇经历

刚刚吃了一局 四排可惜最后我一打二打输了。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我亲眼看到有人在天上飞啊!
总不可能是鸟吧???
吃鸡里面有鸟吗??!?
这人上天了啊!!?

开始怀疑人生.jpg

【云凡】你的脑袋里长满蘑菇(34)

【陆林轩】


在看到朱友贞的那一瞬间,她突然有了一种不安的预感。




“姬如雪她……”话还没说完,陆林轩就觉得她有些说不下去了。

她的心如鼓点般狂跳,她怕见到姬如雪,也怕见不到姬如雪——

李星云被劫走之后,谁都不知道姬如雪去哪了,上官云阙甚至还说姬如雪胆小如鼠,临阵退缩……陆林轩差点当场跟他打一顿,结果却被倾城倾国两人联手挡下。

为什么在这之前朱友贞迟迟不来抓他们?为什么他说他的母亲被人挟持?他们所有人都没这个时间去挟持朱友贞的母亲,也不会想到去干这件事……





不知不觉中箭雨已经停了。

但是姬如雪还是不见身影。

是不是一定要看到我受伤她才会出来?陆林轩心想。还是说我之前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让她生气了,才没有出现在我眼前?陆林轩努力地回想,一直到岐王出现,以第三方的势力带走他们一群人之后,都没有好好想明白她到底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甚至在姬如雪离去前的最后一句话——

她也想不起来了。





有些愣神地看着岐王,甚至在岐王安排完他们的事后,第一时间不顾脸面地冲上去,近乎不知所措地攥住岐王的衣袖。

“姬如雪……我们这里还有一个人,你知道姬如雪她怎么样了吗?”

岐王似乎愣住了,却仍然在几秒后抬手制止了手下的冲动。

两人对视许久,久得甚至让陆林轩有些抓不住袖子,想要就此放弃,她不想要知道姬如雪的消息了。但是岐王开口了。


“她会回来的,我会带她回来。”

“真的吗……真的?”这句令人定心的话来得太出乎意料,陆林轩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快要哭了。

岐王留给了她一个背影,一甩袖子匆匆离去了。





她师兄此时也没时间理她,而是全力以赴地把他自己关在房间里治疗张子凡的创伤。让客栈的老板看到之后都一脸没救了的伤口,她师兄真的能治得好吗?


但是这就不再是陆林轩能管的事了。她只想再次找到姬如雪。

并无数遍地告诉她,

“我喜欢你,我很喜欢你。”

所以,不要再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