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豆

【迪达拉中心】Remembering(后现代火影/微bl)

1、

最后的时候我回想之前的事,想起来的大多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回忆微末。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弥留了四十三年了。他是那么跟我说的。但是不可思议的是,他的面貌还是二十多岁时的面貌,我还记得他笑起来的时候,神采飞扬,就像得到了最好吃的糖果的孩子一样。

即使他跟我说他有六十多岁了,我却一点也不信。有时候他就像小孩子一样幼稚。有一次他拖着我在一间店前说什么也不走,非要吃里面的焦糖丸子才行,吃到的那一刻却突然沉默了下来,呆呆地看着前方的树林,又好像什么都没在看。我知道,他又沉浸到自己的世界去了。有时候他会跟我讲他的事,有时候不会,只是这样静静地看着一片虚无,似乎把自己的存在都丢在一旁,义无反顾地扑进没有未来的过去。那时候的阳光总是暖暖地铺下来,把他遮住一半脸的金色长发照得闪闪发光,灰尘在他的身周飞舞,就好像一只只夜半的萤火虫一样。

他跟我说橘黄色的面具男,跟我说白色复制人军队引起的世界大战,跟我说由几个少年组成的组织,他们曾经那么希望改变世界,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阴谋中的阴谋,以及悲剧中的悲剧。最后他说,世界没有变,但是我变了,嗯。

我觉得你没变。我是这么跟他说的。

他极快的笑了一下,但那笑容转瞬即逝,只在嘴角淡淡地留了个边。他抬手敲敲我的脑袋,像是检验一个西瓜成不成熟一般。
他说,我说你没病吧,我以前长啥样你都不知道,变没变又不是你说的了的。
你以前就长这样啊。
他这次愣了一下,最后喃喃地说,这次竟成我是傻瓜了。
我心中隐隐有些发痛。我不希望他这样,像是背着甩也甩不掉的巨大的悲伤,辛苦地活在这个世界上。要是能轻松地笑一次就好了。
我没有想到,那样看起来遥不可及的愿望在有一天被满足了。被满足的那一刻,我却觉得又伤心又心疼。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