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豆

【All飞段】三零七纪实



—————————————————————
一、

木叶307年。

新上任的第十七代目年轻火影正在为火影岩的事情烦恼。巨大头像在那块最显眼的石壁上已经密密麻麻地挤满了,世代为火影雕像的第十四代工艺家老婆婆已经在这个月向他抱怨了三次了。说着再掉下去下一任的火影头就该被挤到五代目和六代目的头发丝里面了,你也不希望你备受期待的后代变成五代和六代目头发上的蚂蚱对不对,老婆婆絮絮叨叨的话语还能在他的脑海里清晰重现,他觉得最近几次的见面都能让他数清婆婆脸上所有的皱纹了。然后不久,他的脸上也该因为这些大大小小的事迅速长出同样多的皱纹了。

但是村子里的经费也不够重开一面石壁为接下来的火影挂头……说起来其实挤到五代目和六代目的头发丝里其实也不赖——历史上可是流传着五代目是个超级巨乳大美女,而六代目是个无比低调的大帅叔——反正我肯定乐意呆在他们头发丝里的,虽然这样想似乎有些变态……十七代目撑着头,不知不觉已经想偏了。
“火影大人!”办公室的门猛地被撞开,一名手下上气不接下气地闯进来。被叫到的火影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双手撑住桌子,

“怎么了!”他不觉有些紧张。虽然这个和平的年代木叶已经不可能再出现什么人命关天的危机,但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手下这么慌张。只见那个手下全然丢失了往日的冷静,满头大汗,结结巴巴地回报说,
“吉、吉野家的小店被一个一头银发穿着破烂的男人闯入了!他们家的三女儿被那个人带走了!而且听说闯入者还带着一把血红的大镰刀——大、大人!”忍者紧张地看着火影大人,快速地吸了一口气补充道,
“有可能是两百年前辈奈良一族埋入地下的晓!”
“晓!”第十七代目火影被这一连串爆炸性的消息击中了,即使到现在晓这个名字仍然作为反面教材在每一所忍者学校被不断提及,这个名字仿佛代表着木叶与其他村落历史里最黑暗的一段时期成为了教材书的一部分。

火影过了几秒才从一脸空白的状态转换过来。
“人呢!人抓住了没!吉野三小姐呢!她还安全吗!”他连环抛出的问题与无法压抑的焦虑语气显然让手下更加不知所措,过了很久才从结巴的状态解脱出来、回答清楚了所有问题。

“报!报告火影大人!人已经向西南方向的死亡森林跑去!吉野家三小姐也在一块——刚好目击到闯入者的中忍田村君已经去追他了……”
“混账!”火影骂完这句话之后就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他强撑着挥手让手下出去,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后,把几个闲置的精英上忍叫进来,开始下达命令。


死亡森林的西北角。

飞段猛地停住了脚,一把把肩膀上的女孩甩了下去,面色不佳地吼道,
“你跟到这里也够了吧,小心老子我宰了你!”

被摔得狼狈不堪的女孩皱着眉头晃了几下,最后站起来,脸色阴郁地盯着眼前的人。
“你连自行车是什么都不知道吧!你还可能根本看不懂菜单上写的字是什么!你知道你现在走的地方再过去就是一整面的电网吗!你根本走不出这里!没有我你三天就会饿死在原地!”她以同样大的声量喊了回去,挑衅地看着这个暴躁的邋遢的男人。

“哈?!本大爷菜单还是看的懂的真是不劳你费心了啊!我还真不知道自信车是个什么玩意但是这跟你有关系吗!你谁啊你!小屁孩!”他现在超级火大。好不容易复活过来了,他花了一天的时间把复原时长到身体上的杂草和野花给全部拔掉,最后兴致冲冲地跑到木叶村去找奈良家的小子复仇,结果才发现根本已经过了两百年了,街上全部是坐着两个圈的人飞速地奔来奔去,店门口都竖着两根铁棍子,他刚踏进一步立刻尖锐地持续鸣叫起来。然后就撞上了这个小孩。对方毫不示弱地一把抓住他怎么甩都没用,最后在一名中忍奔过来的情急之时他只好扛起小孩就跑,一直跑到了死亡森林的西北角。

他顶着一头散发一脸嫌弃地和这个头发同样乱的小孩对视。

两人都是一脸仇视的表情。

“喂我说你!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不要扯上我啊这算什么事啊!本大爷才不是专门照顾小孩的保姆啊喂!你现在还是趁早滚,愿意滚哪就滚哪,滚回家就最好!皆大欢喜!”飞段受不了了,第一个开口。眼前这个小孩在他脑子里自动与大麻烦大垃圾划上等号,像中病毒一样重复循环着大麻烦。在这种情况下他有些想念角都。

“你没有选择。”
“切,臭小孩。”他满脸不屑地嘟囔了一句。然后一把拽起小孩的衣领弯下腰,


“给你五天的时间证明你的价值。如果惹毛老子的话老子宰了你。”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