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豆

【飞段中心】三零七纪实(6)


吉野天河忍着手臂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低声咒骂着给自己上药。药仿佛在胳膊上像熊熊烈火一下子烧起来,让他忍不住重重哼了一声。楼下立刻穿来玻璃杯砸到桌上的声音,于是他又重新咬紧了牙关,头上的汗不停往外冒,浸湿了垂下来的一缕黑发。


一切都是三树害的。

他又一次这样想到,眼中的恨意仿佛滔天。

下一刻他看到了自家的大姐从外面跟一名忍者从远方走向家中。这个发现让他靠在窗边无声地抿了一下嘴。


自家大姐平常待人都冷冷的,从来没有一个交好的朋友,也从来不会有人陪她走回家。现在的状况显然是百年难见。若非是这个忍者比较特别,他姐应该也不会让他平安无事地一起走那么远……


……最近总觉得四周的气氛不对劲,就仿佛被人看着一般呢。呵。





吉野林美回家的时候,自家的弟弟正靠在楼梯的围杆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她往前走的脚步顿了一下,快速地冲上面点了一下头然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房间里充斥着少女般粉色的部件,精致的床头柜和桌椅也一律被刷上了这种甜腻腻的粉红。里美的目光在接触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有那么一丝地柔和了下来。她随即快速走到书桌前拉开抽屉,在一本红色的笔记本上一笔一划地认真地记录起来。


三零七年10月3日,天气:雨转天晴

今天的训练目标也如期达成,因为旁边有人在看很不爽,所以又多练了三遍。
但是训练完那个人还没走,因为妈妈说不能随便跟陌生人搭话,也不要随意带陌生人回家,我就打算去附近的小树林让那个一直跟着我的烦人家伙埋掉。
没有成功。
他似乎有很正当的理由。总之最后我让他送我回家了。他是个好忍者。
回家的时候遇见天河。他又把自己搞伤了,血腥味呛得刺鼻。希望他快点长大不要再受伤了。
三树还没被找到。等我找到那个抢劫犯我会把他好好埋起来为三树报仇的。祝愿三树能撑到我为她复仇的那一刻。






吉野三树仍然在发怒,她一边恶狠狠地咬着团子一边恶狠狠地瞪着毫不自知的飞段,仿佛嘴里咬的不是团子而是这个银发大背头的肉一样。飞段上半身整个趴在桌上,大声嚷嚷着为什么团子店里没有肉。老板娘不满地瞪了这两个人好几眼,最终也没有拿起手边的扫帚轰人。这个时间点整个店除了他们两人没有别的客人,显得气氛更加稀薄无聊。

转头又想起悬赏犯那最后目眦尽裂的表情,三树脸色难看了一下,咀嚼的速度明显慢了。回过神来的时候手中的团子早已被飞段夺了去一口咽了下去,对方皱着眉口齿不清地仍在抱怨,为什么团子里面没有肉。
大概又是欠打了。三树无声地微笑起来,拳头发出了嘎巴嘎巴的响声。


飞段歪了一下头,挡开了直击面门的一击,然后他貌似想到了什么,突然恼怒起来。

“说起来那个耍影子的小子不会是死了吧,这样老子我怎么报复回来啊!这样一想真是生气啊,好不容易从土地里跑出来最后自己的仇家却早就安安稳稳地躺在土里了!不行好想砍人邪神大人肯定也很生我的气吧你看我这么多年没杀生了,他一定觉得我不再供奉他然后会抛弃我这个信徒的吧?”

抛弃了就再好不过了。三树翻了一个白眼,默默地趴下来等他发言完毕。

“等等那个小子叫什么来着?奈……奈美?奈田?奈吉良?奈……奈良?啊好像对了似乎就是奈良!**!可恶!竟敢把我炸成片扔到土里,还敢给我埋那么深,还比我先死掉!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飞段一巴掌拍桌子站了起来,桌子震了几震,这让吉野三树的头也跟着颠簸起来。

“老子要去木叶把他们全族灭光!”


去木叶……


“——什么?!!!”


“什么?!!!”火影大叫了起来,随即一脸僵硬地望着自己的哥哥。

就在刚才得知了自己弟弟因为没有女人缘而被诟病之后,他拦住了赶往会议室开会的第十七代目,嘭地一声变成了一位高挑妖娆的御姐。只见他脚踩细高跟,有些过短了的紧身裙紧紧地包裹住臀部,勾勒出引人浮想联翩的曼妙曲线,衬衣的领子拉得过低,这让火影大人一下子红了大半边脸,有些别扭地移开视线。
可是他哥随即提出来的强制性活动又立刻让他震惊到转回了视线,傻瓜一般地盯着他哥的脸看。

“让我跟你、你、你一起去电影院看爱情电影?但、但但是我下午还有会……”

“嗯?”一声微妙的询问的语气让火影自动闭了嘴。他认命地想到,看电影就看电影吧,无论是跟变了性的我哥去看电影还是跟我哥去看爱情电影,怎样都好啦,我去我去就是了……

头上传来的熟悉的触感让他愣神,然后一个重比千斤锤的高大女人就看似软倒在他身上实则压制了他的动作,如此亲密的动作硬是让刚刚闯入的忍者呆若木鸡地站在了原地,怎么说也说不出报告两字。

“行了行了真是没用,告诉你们大名火影下午要去看电影不能开会了,走吧。”

面前仿佛救命稻草一般的下级嘭地一声就消失了,火影连一句救命还没来得及发出,他一只手僵硬地摆在空中,另一只手绝望地捂上了自己的脸。

评论(6)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