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豆

【迪达拉中心】Remembering

3、

我跟着迪达拉似乎过上了与过去完全不同的新生活。啊不,是迪达拉跟着我。


497年七月,我被人五花大绑地仍在仓库里,灰尘噗噗噗地从我头上洒下来。之前走在路上买的肉包子不翼而飞,躺在地上的我肚子和脑袋都有些空空的。外面的壮汉粗声粗气,高声阔论,然后在巨大的爆炸声之后消声觅迹。整个房子还没抖完三抖,门就轰地一下弹开了。一下子灰尘漫天,在灿烂的阳光下也同样闪闪发亮。迪达拉的身影在这一切里若影若现,似乎下一刻就会融化在耀眼的白光里。我因为那时候下意识把被灰尘糊一脸的脸在同样积满厚厚灰尘的地上蹭了一蹭,之后被迪达拉按在水池里洗了很久。

497年十一月,我被卖包子老板娘的女儿告白了。那个女孩子白白胖胖,是个不可多得的可爱的小女孩。我在被叫到东南角的小树林去,心里十分忐忑不安。总觉得不能对老板娘的女儿出手啊,老板娘会扒了我的皮做特级肉包的;而且就算是只看她年龄也说不过去,不能对幼女出手啊,不然我会被全世界愤怒的女人们扒了皮做成肉丸子汤的。于是一路上我一直琢磨着该怎样委婉地拒绝小女孩,不要伤了她的心更不要让她由爱生恨——毕竟如果之后她背地里说我坏话让我吃不成肉白子我就有些苦恼了。大概走了一段路,女孩转身。眨巴了一下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然后软软糯糯地问我,“叔叔,有时候和你一起来的金发哥哥是谁啊?可不可以告诉我他的电话号码啊?叔叔?叔叔?好不好嘛……”

……总之,去了小树林,孤男寡女,四舍五入,我被买白子老板娘的女儿告白了。

498年四月,水之国的天气仍然冷得要命。我冻冻缩缩地在旁边跳脚,而迪达拉完全不冷的样子,在寒风中不动如山。大概是注意到我的眼神,他十分鄙夷。他问我我想干嘛。我就把我心里一直在想的事情说了。百年难遇的是迪达拉竟然同意了。他不仅同意了还大方地给我做了一堆白地发亮的各式玩偶们,挤满了整个破旧的小巷口。路过的人都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我在巷口一个一个地点玩偶炸弹取暖,爆炸的响声冲天,有时候还来个连环炮。我觉得人生真是处处充满惊喜。遗憾的是,最后也没有警察抓我进牢房——因为牢房四面密不透风,应该会很暖和。

498年五月,我进牢房了。不过是在土之国的牢房里。最上面有一个小窗口,用几根穷酸的铁柱拦起来。很热。热风从窗口爬进来,顺便带来一口飞沙。迪达拉也被抓起来了,双手双脚被拷得很牢,隔着过道和铁栏杆和我面对面。我的每天都是直播现场。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非要费尽心思抓迪达拉。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厉害货色。他们对迪达拉拷问了一个星期,对方照样该吃吃该睡睡一点影响也没有。然后他们就把目标转向了我。我嚎叫了一天,嗓子都哑了,觉得自己灵魂都升华了。当天晚上,我正用灵魂感受着窗口照进来的白月光,迪达拉突然开口了。他问我要不要逃出去。我说不出话来。你能逃那你早干嘛去了!我在心里怒骂。最后我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我硬生生看到他炸了自己的手臂抓着我骑着鸟跑了……飞了。我还记得捧着他的手臂我心疼地说不出话来,我心疼之后要为他缝胳膊的自己。

498年八月,我享受了一把极限蹦极的感觉。一个字,啊——迪达拉对我的尖叫嗤之以鼻。我很受伤。我发现自己还是喜欢大白鸟,至少它乖,听话,平稳,安全。

498年十一月,岩之国下雪了。我体验了一把打雪仗被打成雪人的感觉。迪达拉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胡萝卜插在我头顶上。让我欣慰的是,他同时拿出来一个热乎乎的肉包子……拍在了我脸上。我就是喜欢吃包子,怎样,你有意见啊。有意见冲我来,放开那只包子!

499年我第一次以无上的吃包子速度打败迪达拉,成就感从来没有这么高过。我觉得我应该记在笔记本上,嘲笑迪达拉一辈子。

500年我吃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章鱼的肉……唔,说实话又老又硬又酸,有些咯牙。

501年……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