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豆

【飞段中心】三零七纪实

二、

在中忍田村君满脸绝望地搜寻着森林西南角的时候,飞段和吉野三树已经走出了木叶边境。他们一路往北走,路上偶尔出现几个冷清的小店。

不过这并不影响两人旅途上喧闹的气氛——飞段向三树充分展示了他话唠的本性,用生命告诉三树看人不能只看第一印象这一深刻的道理。
倒不是说飞段对三树有认可到无话不聊的程度。从刚刚开始到现在,这个银发笨蛋就一直在大呼小叫,对两百年前没有的各种日常生活工具表达自己的无营养感叹,三树被他另一只手拎着提来提去,被迫交代各种新奇事物的用处。不爽地勉强仰头,三树刚向让她一整天像挂件一样左晃右晃的银发翻了个白眼,又被那个爆炸的嗓门炸得缩了头回去,用她慢吞吞的调子说,
“那是忍者的名片,里面的芯片储存着每个村子忍者的基本信息,因为很重要,所以很多人都随身做成装饰物或者放在不容易掉的地方。”
“哦哦哦那不是跟我那个时候的护额一样嘛!不过这个做得真是精致啊……”
三树不理会同伴对往事的怅惘,她满脸阴霾地伸手扯了扯前领,试图第一百零五次将自己的衣领从笨蛋暴力狂银发的手里解放出来。如同前一百零四的尝试一样,这次,也不出意外地,失败了。
在她没注意的时候飞段已经奔到另一个柜台拿起一瓶喷剂地往头上抹了,刷刷两下把垂在眼前的头发全部推了上去露出白白的额头,店员在身后大呼客人你还没有付钱一边冲了过来。飞段侧着头咧了一口闪闪发光的白牙,怎样,本大爷帅吧。
三树嘴角一抽,一低头在店员要吼叫前从绿色龟壳的毛绒包里翻出一张纸币,下一秒,甩到了飞段此时已没有了刘海的白痴脸上。只听到“啪”,的一声响。

三树仰着脸的样子天真无邪,如同世界上最纯真的天使一般。这个天使张着无辜的大眼睛,无声地掀动嘴唇——

下次,请自己的东西自己付钱。谢,谢。

中忍田村君还在树林的西南角。他对接上前来援助的第十五班时并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几个孩子义愤填膺地说绝对要把吉野三树安安全全完完整整地送回来,且绝对要把掳走三树的叛忍砍个稀巴烂。田村在这几双火热的目光下有些招架不住,求救般的看向他们的指导老师。指导老师英气逼人,一双浓眉大眼怎么看都很可靠的样子,应该能是这几个孩子的榜样吧。只见指导老师察觉到田村的目光,立刻了然,邪魅一笑,
“对啊孩子们!叛忍就是该被这样刴个稀巴烂!怎么出气怎么来!这才是我们木叶燃烧般的精神!”他握拳,眼中隐隐泛有泪光。
然后他微俯下腰,双手压在田村君的肩头,坚定地说,
“同志,请你不要担心,我们一定会把三树小姐平平安安地带回来的!”

田村沉默不语。那位上忍老师看他毫无回应的样子楞了一下,顿时恍然大悟地补上,
“也会把那叛忍稀稀烂烂地剁碎的!”

“……哦哦!”田村被四双闪闪发亮的眼睛围攻,无奈挥了挥拳头,向四人比出加油的手势,目送他们几个飞跃远去……其中那个褐色短发的小子还踩差了一根树枝,差点一头从树上栽下去。田村无语,默默地看着他假装啥事没有地从树枝上爬起来,大呼小叫地追他同伴去了。

他没告诉他们的是——啊,十五班,你们大概走了反方向。

本来追过来的时候田村就故意转了个方向走岔了。不过从最开头起就没打算追这两个人。早就觉得吉野家有隐情,表面上那和和睦睦的亲热样总是哪里不对劲,今天看到吉野家三小姐死死抓住那个叛忍的时候就完全明白了,吉野家除了表面上的那一套,暗地里的确需要调查一番。三小姐的那时候就像想要自杀的人的表情一般,脸上流露出决绝的神情估计只有在附近闲逛的田村看到了,而别人的关注点全在扛着大镰刀的男人掳走了三小姐这个事上,自然对此毫无察觉。就暗嗟嗟放这两人走吧……
这样的念头转了一半,他就看见一名暗部飞奔而来,田村顿时手忙脚乱,他立正,挥手,大声叫道,
“我就去追,你快去汇报火影大人!”
那名暗部点了点头,急急地刹住了脚,转身飞一般地奔向火影大楼。

这就是田村君在遇见十五班之前、在树林西南角一脸怨气、四处踩树叶的起源。

评论(10)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