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豆

【云凡】你的脑袋里长满蘑菇(6)

最近很没手感 这章就算过渡了
——————————————————————
【姬如雪】
姬如雪行色匆匆地穿梭在树林间,突然一闪身缩在了树丛间。
只见一黑一白两人拎着一个矮冬瓜一般的蒋昭义,一甩手把浑身是伤的这个前一刻还在叱咤风云的昭圣阎君丢到了一颗粗壮的树干上。兄妹两人的嘴脸上明晃晃的笑意,从姬如雪这个角度看得分分明明。
那股阴冷之气隔着夏日腾腾的闷热传过来,硬深深地让姬如雪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没有作声,脑袋里却飞速地转了起来。
小时候在街头巷口摸爬滚打的经历并没有让她变成一个自甘卑微的人,反而使她具备了一股宁折不屈的骨气和精打细算的心思。这么良好的机会,姬如雪绝对不可能放过。
盘算归盘算,在利用这个机会之前,还有一事没有算清。
“阳叔子行踪暴露的事想必是玄冥教的设计,你们不要上当。”顿了顿,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立场也很不明确,她张口补充道,“我只是为了还清一个人的债而已。”
余光扫过陆林轩怒气腾腾的脸,姬如雪只觉得好笑。她连忙板住了自己脸,草草地说了一句告辞,一瞬间没了身影。
……希望能为他们即将面对的未来做点什么。
看着两人毅然前行的身影,这样的念头竟然一瞬间出现姬如雪的脑海里。随即对女帝的愧疚之情莫名如海潮一般一股脑地涨上来:作为女帝的手下,不需要想太多的事情。
只要做女帝的剑就可以了——而女帝的剑从来不是用来保护人的。


【张子凡】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喝醉酒后的张子凡满脑子都是李星云的影子。那顶了一头乱蓬蓬暗红头发的脸不断放大缩小放大缩小,挥之不去,头发下面那双明亮的眼睛更是刺得他回不过神来。张子凡很想狠狠地一拳揍上去,但最终只是沉默地抱起一旁的酒桶,浇了自己一头一脸。
“我可不记得我们通文馆什么时候养了这么一个窝囊废啊!”刺耳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最终唤醒了这个不知东南西北的醉鬼的一点神志。
面对从小到大都陪伴身侧的一大一小两位叔,张子凡总算低下了头。
“……是我错了,九叔。”
“知错就好。”那位身形矮小的九叔点了点头,期望他这不成器的侄儿能吸取一点教训。
张子凡低着头,眼神黯淡,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想必是在对自己的过错而深深反省着——
他身形一晃,面朝下扑在了地上。
张子凡沉沉地,睡着了。
九叔满脸黑沉,只听身后传来雷隆轰轰的声音,十叔吃吃地笑起来。
不管多少次看到义父把看管不力的手下投入玉龙池,里面传来的嘶声尖叫还是令张子凡心悸。他本能地想退缩,又硬深深地掐灭了这个念头。要强大起来,必须心硬——义父无数遍交给他的道理,此时又被张子凡抓在心中反复念了念。
要强大起来——必须心硬。
他要强大到不再牵连他人,强大到把所有挡在路上的绊脚石一个不剩地打倒,然后强大到不再需要在别人的眼光里寻求认可。
义父回眸一瞥,只一瞬,他在那双细长的眼里看到令他心惊的光。随即两撇飘逸的胡子在空中一晃,那张脸又变回了慈眉善目的面貌。那个温和的声音中存在着不容置疑的力量。
“子凡,看到了吧,这就是你偷跑出去给别人带来的下场。不过也只能怪他监管不力啊。”
“是……义父。”
“好了,闲话就说到这里。去把李星云给我带回来。”
——“遵命。”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