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豆

【雲帆】你的腦袋裡長滿蘑菇(2)

【陆林轩】

她一面应付着贫嘴多事的师哥一面心里又翻起了三日前的账。陆林轩仍然觉得三日前遇到的那个什么姬如雪是一切麻烦的源头,长得人模人样背地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坏主意,哼。都是因为遇到了那姬如雪和她的火灵芝,现在才让他们被盯上白白跑去渝州城外受罪。她一想到那姬如雪飘过来的眼神,浑身上下顿时起了一阵鸡皮疙瘩,连带着看自家师哥都烦。
“去去去哪边凉快那边歇着去,别来烦姑奶奶我!”陆林轩肝火旺盛,一抬掌把她师哥再次凑上来的嘴脸推下去,一扭头走开了去。走了两三步却猛地发现旁边青年正似笑非笑地看过来,顿时脸上微红了一下,她低头正了正衣襟,抬起头的时候又恢复了之前昂首挺胸的姑奶奶姿态。
张子凡这人……
长得挺帅的。她在心里小声低估了一句。又腹诽长那么帅不知勾搭过多少无知的小姑娘,糟蹋多少芳心。
但显然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因为——
“——说出阳叔子的下落,我让你们死得痛快些!”
一个彪形大汉从刻有渝州两字的石头后面蹦了出来,志在必得地向他们吼了。
此人……


嗓门挺大。
——————————————

【姬如雪】

帷幕后是熟悉的身影,即使是影影绰绰的,那身姿和威严都是不可睥睨的存在。姬如雪不敢多看,她一把低下头去,为自己办事不利而谢罪。在此之前,她已经无数遍地为独自面对威压做了心理准备,然而那些胆量和勇气现在却在那位大人开口的一瞬间全部消失殆尽,被那一声质问碾压地一干二净。
“姬如雪,即便如此,你却没有杀掉那个人,难道因为是他救你一命你心软了吗!”
她眼帘猛地一抖,把头垂得更深了,她沉默了片刻,
“……属下办事不利,请女帝责罚!”
心跳如鼓般作响,她知道她的行动让女帝失望了。
没有挽回的办法,唯有——以死谢罪!!
女帝的声音轻飘飘地从上面传下来,她觉得她有可能听错了。
“罢了,罚你去冰壶泉静心思过。”
“……是,属下知命!”
她强压下几欲越出口的心跳,稳步快速地退离了这个地方。在跨出最后一脚的时候,她觉得她似乎听到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呢!其一,我师兄看你可怜救你一命本就是一片善心,你却恩将仇报;其二,如果不是遇上了你,我师兄和我也不会卷进这个烂摊子里;其三……”
泉水围绕身周,微波粼粼地映出自己的影子,姬如雪盯着一下下晃动的水面,脑中却清晰地记起先前的事来。论伶牙俐齿,她比不过那个女孩子;论乖张可爱,她也丝毫没有长处。水中晃动的影子似乎突然变成了紫色的扎斜马尾的女孩的脸,这个年纪婴儿肥还没完全褪去,而此时她正吹胡子瞪眼一脸不服气的样子。
姬如雪忙眨了两下眼睛。
水中的影像不见了,光影晃动。远处有鸟儿振翅而起,呼啦啦地一阵响。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