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豆

你的脑袋里长满蘑菇

啊这是我第一次发loft找了很久愣是没找到在哪发
QvQ总之暂定原著向慢热
写了一点点
贴吧里有放
————————————
一、
【张子凡】
他现在正顶着一脸的伤和打他的人以及一位身材很正面容姣好的女生坐在厅堂的桌子旁,吃饭。
遇上他们两个的起因是什么呢?他记不起来了。
以他自己的解释来说及,“断片儿了。”
以打他的人的话来说及,“去】你】妈的断片儿了。”
以那位可爱女生的话来说及,“那天为救我师哥买米路上撞到喝醉酒对我动手动脚的你然后一不小心你跟着回来救了我师哥然后点了我的穴之后睡着了然后一觉起来就这样了。”
……总而言之发生了很糟糕的事,他堂堂张子凡被一个护妹狂魔打了一顿。
如果硬要让他在被打前解释一句的话,他一定会说——
“——不要打脸!”
现实很残酷,他只来得及说了句,
“兄台且……嗷嗷、嗷啊啊啊——嗷啊,啊!”
……慢。
如果被打的对象不是他的话,也许他会和这位兄台一见如故。两位都是意气风发根正苗红的初入江湖之人,定能对酒三千,来一番畅谈。更何况着天高气爽,偏白的日光带着点浮尘半撒在酒馆的木桌上,厅堂里热闹的交谈声和吆喝声此起彼伏,与以往在通文馆冷冷清清的景象实在大不相同,让人不由生出一种把酒问英雄的豪情壮志来。况且一旁有美人相伴,更是为这样的日子添了一份结交的心情,有美酒美人,有与之言谈的兄台,人生在世,夫复何求!
……当然前提是他的脸上没有这么惨淡的话。
张子凡有些懊恼地垂了头,一手支到脑袋上,在碰到伤口的时候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愁眉苦脸地僵硬地把自己的手又收了回去。
对面那位打他的兄贵还在一脸仇视地审视他,仿佛打一顿还是不解气。那位女子倒是有些过意不去,这让他心中又无奈又有些抱歉。他深呼吸了一口气。
“两位是往哪里走呢,如果顺路的话……”他还没有说完。
“不行!你都对我师妹那样了!我们……”
“师哥!你闭嘴。”他被他师妹瞪了回去,“我们要去藏兵谷。”
他闻言,扬起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用扇子轻敲了一下手腕,
“正巧,我要去的地方正好经过。”

【李星云】
三日后,渝州城外石墙。
“你跟来干嘛!去去去这里没你的事!”话刚落李星云就感觉自己另一边的手臂一痛,他一秒的威风立刻变成了一副向师妹讨饶的样子。
对方一点没有被嫌弃的样子,反而悠游自在地扇扇子——扇!叫你扇!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东西!想打我师妹的主意,就凭你这小白脸儿!我呸!李星云心里暗嗟嗟地骂了一通,骂爽了之后又狠狠瞪了那个贼心不改的家伙一眼。
白日下那头白发晃眼得很,样貌堂堂的皮下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李星云不自觉地多看了一眼对方脸上挂起的假笑,嘴唇苍白而有些失血,唯有一双眼睛却贼亮……李星云心里猛地一跳,他一下子撇回自己的目光,挠着头和一旁的师妹打起哈哈,同时不忘往斜前方走两步,横在了陆林轩和张子云中间。
表面上装出一副热热闹闹的样子,李星云心里却仍然梗着,他只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