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豆

【云凡】你的脑袋里长满蘑菇(32)

【姬如雪】【女帝】


她与陆林轩她们分开行动,因为太危险,她让陆林轩跟着张子凡去搬救兵,自己脱言说为了女帝的任务不得不离开一趟。

女帝……自从那日之后就再没见过了。姬如雪苦笑了一下,她们十年的关系真是断得干干净净……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断了个干净。可是她可真是卑鄙,直到现在还把女帝搬出来当借口。


不知不觉想起每次女帝为她收拾她没办好的烂摊子,默默地纵容她,姬如雪突然觉得自己还是欠了女帝太多……可惜这辈子大概是没机会还了。她回过神来,继续跟踪黑白无常的身影,但下一秒,前面两人突然不见了!

怎么可能!之前见的时候那两人还没有这个实力——姬如雪想要有所行动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诶呀诶呀,宣灵你看这是哪位贵客啊~”

“大哥,你只要看我一个人就够了……”

“是~是~”

伴随着一阵黏腻的口水声,姬如雪皱着眉转过了眼。那两人又不堪入目地亲热了一番,似乎还恶心不够似地,公然地上演不知廉耻的动作片。作了一阵,两人总算黏腻够了,转头如出一辙地狡诈地笑起来。


一个惨白的面孔猛然凑到姬如雪面前,伸手摸了一下姬如雪的下巴。

姬如雪强忍浑身鸡皮疙瘩,狠瞪眼前的白无常。

“诶呀诶呀真是吓死人家了~”

白无常往后一靠,倚在黑无常的怀里,一丝受惊吓的神色都无,一脸餍足。

“你想救那个李星云的小子对吧?”

“……”姬如雪不吭声,心里却一瞬间动摇了一小下。

这天下没了李星云也许会造成灾难的后果,也许不会。但她姬如雪又在意什么呢?她甚至后悔为什么没有在那时候带陆林轩远走高飞,跑到没有战争,没有血腥的地方。但是她不行。李星云是陆林轩的师哥。即使她不想救,陆林轩肯定会去救。


她不会让陆林轩一个人去的。

“想救那小子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们一个条件~”
姬如雪内心不齿,黑白无常这等小人什么时候也这么趾高气昂了。但是屈于人下,她没有别的选择。于是她转了转眼珠,淡淡道。


“说吧。”







姬如雪走得急,没留意紧随其后出现的人。

“啊呀这可真是个好日子,没想到那个传说中的岐王会大驾光临~”白无常嘴上说着毫不尊重的话,仍然被黑无常拉得低了头。

“你们刚刚做了什么交易。”大驾光临的岐王面无表情,眼神就像看两只蝼蚁,这让白无常恨得牙痒痒,真想有一天把所有人都踩在脚底下,只有他们兄妹两人……

“诶呦这就不关……”白无常刚想开口,就被黑无常打断,“岐王大人,即使我想说,鬼王大人也不会允许的啊。”

这让岐王冷笑了一小下,她释放的威压让两位仅有中星位的无常不敢动弹,支支吾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不管你们之前做了什么交易,这个交易不作效——除非你们想死。”岐王瞥了两人一眼,拂袖而去。




客栈。


梵音天沉不住气,把心中所想一股脑说了出来。

“女帝,你为什么这个时候还为姬如雪出头!那个白眼狼早就不是我们幻音坊的一员了!真是得不偿失!”

说完,梵音天就整个人哆嗦了一下。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女帝生气了。女帝生气时不会显露丝毫生气的样子,但是会一言不发,整个气氛沉默到死寂。女帝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她背过身去看向窗外半圆的月亮。


“做好你自己的事情。退下吧。”

“是!”梵音天快速退下了,她已经不敢造次了。所有人都没见过女帝真正发怒的样子,她也不敢想象。



窗外的月亮清清冷冷的,一如既往地照耀着长安,一如她十几年来所有见过的月亮一样。

她也知道姬如雪已经不是她的手下了,但多年前那个小女孩似乎总是还留在她身边。

也许一开始是因为在这个女孩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也许只是一时兴起。她忘了她当初为什么要收姬如雪为手下,但她知道这是她一生中做出的一个绝对没有后悔的决定。


记忆深处的小女孩,在同样的月亮下小心翼翼地递给她一朵花。


【不要伤心,给你花。】


她至今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叫姬如雪的小女孩会觉得她在伤心。为什么伤心的时候需要花。



……但是她给了她此生收到的唯一一朵花。

所以她女帝也要做好一个女帝的样子,守护姬如雪一生平安。

评论(2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