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豆

【云凡】你的脑袋里长满蘑菇(20)

【李星云】


他一回到原来的地牢就被铐起来了。

看起来一点逃的机会也没有啊。这样想着,他却勾起了嘴角。原来,张子凡一开始就是通文馆的人,当初他可没有冤枉他啊,张子凡!别看他平时斯斯文文的,暗地里原来也藏着一颗阴毒的心。一想通文馆那些人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就知道了。

让他不明白的是,事到如今了,我李星云都被你抓住了,为什么张子凡还要一副受害者的嘴脸。为什么还要继续装?骗他李星云很好玩么?!

“哟,这副表情是要做给谁看啊?嗯?可惜张子凡看不到,看到会心疼的……吗?”来人笑得灿烂,斜着倒在了轮椅的靠背上。
这个……自称是张子凡的哥哥的人,和张子凡长得明明一点也不像。


李星云几乎是瞬间把自己的表情都收了起来,无动于衷地看着眼前的人演独角戏。来人却也一点不气,愉快地笑着,拍了一下手叫道,

“来人!给我审。”在离开的最后一刻,他回过头无不心怀喜悦地说了一句,

“这次你可保不住你那些细皮嫩肉了,不知道子凡看到会怎么想……不过我想你应该也不会再见到他了。”




接下来的几天也许是李星云最难熬的三天了。直到很久以后他登上皇座高高俯视那些为小事争吵不停的大臣们时,也会有那么一刻回想到这段日子。

那一段受刑的痛苦早已忘得七七八八,他只是在想,那时的他,为什么没有相信张子凡呢。


据说当陆林轩她们找到他时,李星云全身上下每一块好皮,全都向外翻卷着,深黑色的血液在他身下流成了一条小溪。她们请了当城最好的医生来治,也只是勉强在一个星期后使李星云从生死徘徊的那条道上拉了回来。

“多亏这位李公子求生意识强啊。如果病人本身没这个意向的话,那老夫就是通天也没用了……”他醒来的时候恰巧听到这一句,影影约约的,不甚清晰地透过屏障传到他耳朵里。


待他又好了点的时候,只见陆林轩有些焦急,却又小心地握住他缠满绷带的手,问他。

“张子凡呢?"

张子凡呢?



是啊,张子凡呢。

……呵。



“他不会回来了。”李星云听到自己如此说道。声音嘶哑到令他自己陌生。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