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豆

【飞段中心】三零七纪实(5)


虽然忍校里教了不少忍法,三树自己也在家人看不见的时候偷偷练了不少,看到真正的实战是她还是害怕地没能站出来。本来飞段也没让她站出来打——飞段一手按在她一头乱毛上一手拔出了血红色的镰刀,一脸兴奋地叮嘱着:“你给我乖乖站在这里看本大爷把他献给邪神大人——”

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蹦出去了。对方也不是什么善茬,凶狠的样子与飞段不相上下。也许是在地底毫无长进地呆了两百年,飞段竟然还隐隐落了下风,有些吃力地扛住了对方连连逼近的重击。眼看着一锤一锤虎虎生风的攻击打得飞段不得已只能后退,黑色的袍子在风里翻飞,传过来的还有对方刺耳的喊声,三树却一步也走不出来。
她强撑着自己不受控制颤抖的双腿,掐着自己躲在草丛里,一点声音都发不出。她倏地一下张大了眼——飞段的左手臂被砸中了,隔得十几米远仍能听到清晰的骨头多处断裂的声音,然后还没来得及叫出来,三树眼睁睁地看着飞段一下子大声笑着高举起了漆黑的长矛朝向自己的心脏狠狠刺下去——

“飞段!!!!”她从草丛中跳了出来,两腿发软地跪坐在地上,然后看到随着飞段一起倒下去的,带着一脸狰狞大笑的那个悬赏犯也目呲尽裂地缓缓倒了下去。

她呆坐在地上呆了片刻,像丧失了所有力气一般,一下子对人生茫然了起来。当她慢慢站起来决定至少要给不算同伴的同伴收尸的时候,她十分诡异地听到了死的不能再死的颜色诡异的尸体发出了喃喃自语的声音……


她腿软地直抖,然后还是连跑带爬地奔过去看,看清楚自己变了色的同伴没有死而且念念叨叨的全是跟邪神大人有关的话题的时候,她怒了,双手合十地从半空中重重朝飞段的脑门上砸了下去。





中忍田村君最近在怀疑自己的侦查能力或者直觉两者其一。但是他的直觉大部分时间都很准。如果说之前他觉得吉野家有猫腻的话,现在的调查成果少得令人哭泣。而且本来也是瞒着上面自己私自调查的,现在如果真的大半夜去别人房间上蹲点,被抓到了的话大概会被认为是变态吧。他自认为没有这个能力不被抓到,然后他也不想被大街小巷的姑姑婶婶们指着叫变态。

本来还在想先放下这件事算了,而且最近火影还又给他下了个任务,暂时没时间了……这样想着,任务卷轴上的小组成员里却奇迹般地同时出现了他和吉野林美的名字。吉野林美,刚刚上升为和田村一样级别的新手中忍,回忆起来的话,在第三场中忍考试的竞技场上倒是表现得令所有人眼前一亮,顺顺利利地当上了中忍。据说刚刚结束了一个任务回来,没想到立刻又被派出去了吗……火影大人还挺重视她的嘛。


看那个还没发育完全的十七岁的小姑娘迅速地练完手里剑和两百个俯卧撑三百个原地起跳和总之各种各样地练习,田村君心里默默感叹,十七岁小姑娘还真是拼命啊,想当年我十七岁的时候……大概还在每天暗嗟嗟地跟在女神后面犯花痴吧?吉野林美在原地伸展了几下,随即倒是一点也不稳重地蹦蹦跳跳地背包像森林里去了。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去森林干什么,真是没有危机意识啊,即便暗暗担心着内心里唠叨,田村君还是选择默默跟上。没想到走两步不见了……不,气息也……

他猛地回头,看见小姑娘站在右后方的高高伸出的枝杈上,面无表情地俯视他。


……十七岁纯真少女瞬间变成阴森女怎么办,在线等,急!!OAO!阴森女的内裤露出来啦怎么办!OAO

还没等吉野开口,田村君立马怂了——他高举双手,一脸真诚地大喊“等等听我解释!”在死之前至少要……

“……”对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似乎是很认真地等他解释。

“……”没想到真的在等解释,田村君一下子有些张目结舌。一种欺骗小孩感情的罪恶感蹭蹭蹭地冒出来。“那个啊,我是你下个任务的队友,本来只是想先认识一下的,没想到临场太紧张,看到女神你太美,我一下子不敢出来打招呼就一直跟到现在……”

女神看着他,不说话。半晌。


“……变态。”女神面无表情地咬字清晰地说。

……

……


……真是对不起我是变态。小树林里抬头仰望粉色圆点内裤的田村君如此绝望地想到。

评论(2)

热度(12)